老月飛白

🙆欢迎加入朝馹社不良生徒会🙌
♤♧♡◇☆◇♡♧♤
【#脑洞仓库 &骚诗一堆堆

永远也憋不出来的小说&语文周记存档】

#迟来的新年颂
一番:

古老的西伯利亚冻土。

夜幕已然低垂。西方地平线处连绵不绝的山峦上还燃烧着最后一点星火,等东风来时,便只剩满天星子。

男人长长的围巾已经不能随风猎猎作响,霜重的夜色早已经把他的周身冻上了一层脆硬的薄冰。他活动了一下僵硬的面颊,却连一口热气也吞吐不出。

他盘腿坐在枯黑的篝火堆旁,划亮了火柴。借这一点温暖的火焰,他看到西山余晖湮熄。

篝火堆很快点亮了这块黑暗冰冷的冻原。紧接着,山脊上不断倏忽地亮起点点星光,炙热而灼眼。他的族人们手持火炬,点燃了天地间的一盏盏烛灯。

下雪了。

这是西伯利亚的大雪。

火苗伸展着赤红的焰舔舐着纷纷扬扬飘散的雪粉,雪水浸透的柴木噼啪作响。

在那里的那个人,如若看到这场大雪,他会是怎样的心情呢?

他从怀中掏出一把枯萎的花瓣,赭红的颜色如同干涸的血。

那是已经死去的牡丹花。

男人轻吻了那一捧花瓣,毫不迟恋,将它们洋洋洒洒,投入那灼热的光芒里。

燃烧卷曲的花瓣蜷缩成一个个闪烁的光球,在悄然无息中生命化为齑粉。

植物都是向阳而生,不如说是向死而生。

曾有人告诉他,最美丽的花是会在火焰中复活的,像凤凰一样,每一次都会从上一世的灰烬中涅槃重生。

此刻他终于明白,真的会有神迹在火焰中复苏。

他那远方的爱人也会回来。等这冻土上开满向日葵花的时候。

“悲悯的主啊,愿祝福降赐于你,直到永永远远。”

“我的爱人。”

他不知道,这个古老的东方的节日,便是春天伊始。

                                         ------------APH红色组
                                                      耀家春节贺文
                                                 (作者保留权利  )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