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圖

🙆欢迎加入朝馹社不良生徒会🙌
♤♧♡◇☆◇♡♧♤
【#脑洞仓库 &骚诗一堆堆

永远也憋不出来的小说&语文周记存档】

#春宵

即便我旋转发条 让街上的流浪猫静止不动

比如我停下来 在小酒馆喝得烂醉

我仍然深处一个悖论

比如我关掉闹钟 七个小时后天还会亮

如同 我不断被偷换的身体

的一部分 可能还有时间

的一个组织切片 今早晨

我喂了协和广场上的旅鸽

我那时可能暗恋一个餐吧的女招待

随便怎样一场宿醉 我像生锈的琴架摇晃

我轻而易举在亚得里亚海岸中暑

我爱你 像一只哀伤的猫

蹲守在七月翡冷翠的教堂尖顶

比如今夜我为你停下

你调一杯什么样的招牌香茅

什么样的酒精叫人暧昧多情

我爱你今生众生无明与颠倒

今宵我只做你一晚露水情人

#窈窕乡

天台,晾衣绳上挤挤挨挨挂满衣服,时而刮过风来,那些衣服就像夜晚都市里鲜活的肉体,在绚烂的舞池里摇摆扭动。
风在衣绳里穿梭,有援交妹露胸背的蕾丝裙,酒保的制服和洁白的衬巾,右边一件外地打工仔的廉价涤纶面料的西装上衣,袖口开了线,没有人给他缝扣子;还有一件酒鬼昨晚喷过呕吐物的牛仔裤,住地下室的大学生的立领polo,烟草店老板娘的熨帖的烟青色旗袍。
这里只有吹不散的直白的欲求,尼古丁的苦涩和芳香剂的甜腻混合,在无人的天台,年轻的男的女的拉近在一起,是风在诱引,那种见不得光的微妙的情愫,越微贱,就越难耐。
温柔的,贴面的煽情,半搂半抱的空荡荡的怀,尽管注定不能拥抱,那也要拼了命的靠近。在这潮湿的情怀干透之前,他们还要在这隐秘的角落,连太阳也舍不得照见的角落里,他们面对面的厮磨,痴缠的。那些平常不曾打过照面的租客,天一黑,你看见一个红白条纹的胸脯偎依在敞开的皮夹克里,你看见一条黑色丝袜挂在假奢牌的人造皮带上,恨不得肌肤也要在一起摩擦;喘息之间的馥郁,蒸腾出虎狼一般的荷尔蒙气息。
有风的夜里,不应再有寂寞的肉体。如果有,那只有风止后的灵魂为一枚得不到的亲吻哭泣。

#纸飞机

我该到哪里去寻找你

流浪的孩子

你长着落满尘埃的双翼

有一天你也要偷偷飞走

你又要和哪一阵风去流浪

把软羊毛织成烟圈儿

把你的脚印落在老阁楼的黄昏里

如果你偶遇春日的花枝

记得把星月披在肩头

亲爱的 你会知道的

我的眼

追随你纯白的尖角

东升又西落

《青门引•桑梓地》


日暮幽云山 ,羁旅野郊穷途。探闻春山千绮陌,鹊回惊霜,人家旧屋檐。

君家故里桥头雪 ,开落问春泥。扣访陋屋铜门环,满目啼红,斑驳泪阑干。

《临江仙•清明时节雨上》

争俏花繁期故,总关风月长情。断三魂雨上清明。点黛江春意,归潮寒鸥汀。

水晚苏湖孤梦,潇湘青萍微末。对九天月下独酌。参差寒瓦凝,怀烛胭脂落。

#物哀

肌肤生冷

袒露 雪白的美貌

抚摸桃枝的柔软 开花 落叶松

斑驳的日光 曝光过度 雪里跳舞

小吊梨汤和羊毛围巾 下午三刻

困乏 光圈 磨白

苍老宇宙

#下雪了

三月雨 冻成雪 寒潮往南飞

麻雀缩着脚 懒猫吹空调

黄旱土里青麦苗 落了满头白

抖抖我家的大花毯 毛线掉一地

楼下的小孩滚雪球 一摔一个大屁墩儿

#咬金

如何责令利剑收敛锋芒

你有你的尖锐

刀锋 你并不懂得铁器的冰冷

长情已是绝伦 该怎么给欲望备注说明

刀刃舔血 爱你的人多短命

你要温热的痴缠作罢 娱乐至死

如果旧游搁浅 你也会知道故事颓芜

不要轻易重提旧事 关心该会令人凌乱

再倾城的佳话 大不如原地转寰

天生一张多凉薄的脸孔

为何又为我独生柔肠

告诉我 你肋下三寸的方圆

哪一寸允我逍遥法外

爱过了也能金刚不坏

#高岭白玛

古老 缄默的

生养她子民的 牧猎的荒原

已是母亲的央金纺着一根长长的线

一端连着长生天 一端连着她的眼

她的眼已见不到日光

只有她日夜的泪流成河

春水化了 高原的海子是她的泪窝

她的泪河 就泛起白花花的马酥油

她伸手牵一牵 天极的佛国便传来圣歌

那活佛的礼赞 寻着下一位喇嘛的圣子

她的儿 她的白玛 千年转世的九色鹿王

生下来就渴死莲花

苦难的母亲送走了的她的白玛

她的莲花就开在白雪山巅

群山尽头 那跑死马的几千里

冬雪降了 藏地的冻土永不开化

冰封 圣洁的

金刚山的苦农奴日日夜夜摇着经筒

中原的青铜器划破处女地的蛮荒

土壤 她要赶在秋天时节孕育硕果

野谷长成青稞 四季绘成史诗

泥土里的牛蹄 錾刻下绝长的祈祷

等白玛再从冬日里醒来

佛陀菩提就会走来人间

#不可抗力

我沉默时无法解释这种

莫名的情愫

你就站在那儿 月光能轻易淋漓的地方

我不能拒绝刻骨 你战栗的指甲摩擦在我骨骼

一笔一划 你告诉我的

是哪一个雪白的爱欲

我不能拒绝诱惑 你是一个皈依者的神

失眠者的药 寻情者的风月

尽管 山岗的篝火只有黯淡

那也是你眼角的泪 滴滴答答

掉下来 就是满苍穹发光的硝子

无情的鲛女啊 哪怕一点点

我只要你一点点的 荒芜

没有色彩 没有温度

你要把我所有的 倒错的美梦

倾倒 倾倒一片泛滥的温柔

我要死在 死在这醉死人的罂粟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