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圖

🙆欢迎加入朝馹社不良生徒会🙌
♤♧♡◇☆◇♡♧♤
【#脑洞仓库 &骚诗一堆堆

永远也憋不出来的小说&语文周记存档】

渐行渐远渐无声

(σ°∀°)σ..:*☆

                                  一

        从深圳到牡丹江,我在空中飞越秦岭淮河一线的四季更替,像一只归冬的候鸟,乘着信风,周身裹挟沿海潮风的咸湿破尘而来。又是整整一年,胸腔中曾冻结凝固的那份思念又一次复苏沸腾,我说不清这种蠢蠢欲动的渴求为何会交织着莫名的伤感。每一条麻木的脉管里都点燃了压抑深藏的火苗,融流的血液不断涌进我紧张搏动的心脏,我不禁攥紧了手掌中早已汗湿的机票。
       我突然觉得很愧疚,在那些我不曾注意的角落里,时间真的就是那样不留情面的偷偷溜走,带走了那唯一可堪称回忆的信物。工作台上的日历几乎写满了各色备忘录和日程安排,我从12月翻到1月,发现每一个单元格里的备注都像是一条条机械化的动作指令,不知不觉间我真切的把工作默认为一种本能,却依然没能讨好这个浑浑噩噩的世界。直到我又一次换上冬衣,在深圳这点不痛不痒的冬的意味中瑟缩颤抖时,我想到了北国真正凛冽的冬天。也许故乡的鹅毛大雪早已冰封了整条绵延的牡丹江,而我如今却只能隔着咖啡厅温暖的玻璃触摸这纤毛似的片雪,看着它们转瞬间化为一颗晶莹的泪珠。细想而来,我的故乡,我又与它阔别整整一年了。
       这是我在深圳漂泊的第五个年头。我渺小的身形如蜉蝣般在港市灯红酒绿的街头人潮里穿梭、湮灭。即使是凌晨两三点钟,这座不夜城也不曾沉睡。我工作的那座滨海的大厦彻夜闪烁着霓虹灯和滚动字幕, 几间办公室里仍有人通宵工作。一盏孤灯倏地亮了,突兀的擦亮了光洁的窗玻璃,零星的微光矜持而无声的燃烧着。你隔着玻璃幕墙,也许不会听到熟睡的鼾声和梦呓,但更多的人都是被剥夺知觉的失眠者,他们的双手每敲击下一个字母就像是给这座城市搭了一块砖,就这样渐渐把自己围垒在了一座迷宫。我站在楼下看着那一个个明晃晃的窗框,就像是一个个批量生产的、规规矩矩四四方方的世界。方寸之间,我们怠惰于伸展四肢,本分而虔诚,这就是你我活着仅存的空间。我又何尝不是这样呢?时光在他乡走过五年 ,我熬过一个又一个黎明与黑暗的邂逅,相遇又暂别,周而复始。如今,我决定要离开了。我重新背好行囊,手里紧紧攥着那张因潮湿而褶皱的机票,登上回家的航班。   
        好久不见,我的故乡。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