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月飛白

🙆欢迎加入朝馹社不良生徒会🙌
♤♧♡◇☆◇♡♧♤
【#脑洞仓库 &骚诗一堆堆

永远也憋不出来的小说&语文周记存档】

#窈窕乡

天台,晾衣绳上挤挤挨挨挂满衣服,时而刮过风来,那些衣服就像夜晚都市里鲜活的肉体,在绚烂的舞池里摇摆扭动。
风在衣绳里穿梭,有援交妹露胸背的蕾丝裙,酒保的制服和洁白的衬巾,右边一件外地打工仔的廉价涤纶面料的西装上衣,袖口开了线,没有人给他缝扣子;还有一件酒鬼昨晚喷过呕吐物的牛仔裤,住地下室的大学生的立领polo,烟草店老板娘的熨帖的烟青色旗袍。
这里只有吹不散的直白的欲求,尼古丁的苦涩和芳香剂的甜腻混合,在无人的天台,年轻的男的女的拉近在一起,是风在诱引,那种见不得光的微妙的情愫,越微贱,就越难耐。
温柔的,贴面的煽情,半搂半抱的空荡荡的怀,尽管注定不能拥抱,那也要拼了命的靠近。在这潮湿的情怀干透之前,他们还要在这隐秘的角落,连太阳也舍不得照见的角落里,他们面对面的厮磨,痴缠的。那些平常不曾打过照面的租客,天一黑,你看见一个红白条纹的胸脯偎依在敞开的皮夹克里,你看见一条黑色丝袜挂在假奢牌的人造皮带上,恨不得肌肤也要在一起摩擦;喘息之间的馥郁,蒸腾出虎狼一般的荷尔蒙气息。
有风的夜里,不应再有寂寞的肉体。如果有,那只有风止后的灵魂为一枚得不到的亲吻哭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