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圖

🙆欢迎加入朝馹社不良生徒会🙌
♤♧♡◇☆◇♡♧♤
【#脑洞仓库 &骚诗一堆堆

永远也憋不出来的小说&语文周记存档】

#春宵

即便我旋转发条 让街上的流浪猫静止不动

比如我停下来 在小酒馆喝得烂醉

我仍然深处一个悖论

比如我关掉闹钟 七个小时后天还会亮

如同 我不断被偷换的身体

的一部分 可能还有时间

的一个组织切片 今早晨

我喂了协和广场上的旅鸽

我那时可能暗恋一个餐吧的女招待

随便怎样一场宿醉 我像生锈的琴架摇晃

我轻而易举在亚得里亚海岸中暑

我爱你 像一只哀伤的猫

蹲守在七月翡冷翠的教堂尖顶

比如今夜我为你停下

你调一杯什么样的招牌香茅

什么样的酒精叫人暧昧多情

我爱你今生众生无明与颠倒

今宵我只做你一晚露水情人

#纸飞机

我该到哪里去寻找你

流浪的孩子

你长着落满尘埃的双翼

有一天你也要偷偷飞走

你又要和哪一阵风去流浪

把软羊毛织成烟圈儿

把你的脚印落在老阁楼的黄昏里

如果你偶遇春日的花枝

记得把星月披在肩头

亲爱的 你会知道的

我的眼

追随你纯白的尖角

东升又西落

#物哀

肌肤生冷

袒露 雪白的美貌

抚摸桃枝的柔软 开花 落叶松

斑驳的日光 曝光过度 雪里跳舞

小吊梨汤和羊毛围巾 下午三刻

困乏 光圈 磨白

苍老宇宙

#下雪了

三月雨 冻成雪 寒潮往南飞

麻雀缩着脚 懒猫吹空调

黄旱土里青麦苗 落了满头白

抖抖我家的大花毯 毛线掉一地

楼下的小孩滚雪球 一摔一个大屁墩儿

#咬金

如何责令利剑收敛锋芒

你有你的尖锐

刀锋 你并不懂得铁器的冰冷

长情已是绝伦 该怎么给欲望备注说明

刀刃舔血 爱你的人多短命

你要温热的痴缠作罢 娱乐至死

如果旧游搁浅 你也会知道故事颓芜

不要轻易重提旧事 关心该会令人凌乱

再倾城的佳话 大不如原地转寰

天生一张多凉薄的脸孔

为何又为我独生柔肠

告诉我 你肋下三寸的方圆

哪一寸允我逍遥法外

爱过了也能金刚不坏

#高岭白玛

古老 缄默的

生养她子民的 牧猎的荒原

已是母亲的央金纺着一根长长的线

一端连着长生天 一端连着她的眼

她的眼已见不到日光

只有她日夜的泪流成河

春水化了 高原的海子是她的泪窝

她的泪河 就泛起白花花的马酥油

她伸手牵一牵 天极的佛国便传来圣歌

那活佛的礼赞 寻着下一位喇嘛的圣子

她的儿 她的白玛 千年转世的九色鹿王

生下来就渴死莲花

苦难的母亲送走了的她的白玛

她的莲花就开在白雪山巅

群山尽头 那跑死马的几千里

冬雪降了 藏地的冻土永不开化

冰封 圣洁的

金刚山的苦农奴日日夜夜摇着经筒

中原的青铜器划破处女地的蛮荒

土壤 她要赶在秋天时节孕育硕果

野谷长成青稞 四季绘成史诗

泥土里的牛蹄 錾刻下绝长的祈祷

等白玛再从冬日里醒来

佛陀菩提就会走来人间

#不可抗力

我沉默时无法解释这种

莫名的情愫

你就站在那儿 月光能轻易淋漓的地方

我不能拒绝刻骨 你战栗的指甲摩擦在我骨骼

一笔一划 你告诉我的

是哪一个雪白的爱欲

我不能拒绝诱惑 你是一个皈依者的神

失眠者的药 寻情者的风月

尽管 山岗的篝火只有黯淡

那也是你眼角的泪 滴滴答答

掉下来 就是满苍穹发光的硝子

无情的鲛女啊 哪怕一点点

我只要你一点点的 荒芜

没有色彩 没有温度

你要把我所有的 倒错的美梦

倾倒 倾倒一片泛滥的温柔

我要死在 死在这醉死人的罂粟烟气



#不可抗力

我沉默时无法解释这种莫名的情愫

你就站在那儿 月光能轻易淋漓的地方

我不能拒绝刻骨 你战栗的指甲摩擦在我骨骼

一笔一划 你告诉我的

是哪一个雪白的爱欲

我不能拒绝诱惑 你是一个皈依者的神

失眠者的药 寻情者的风月

尽管 山岗的篝火只有黯淡

那也是你眼角的泪 滴滴答答

掉下来 就是满苍穹发光的硝子

无情的鲛女啊 哪怕一点点

我只要你一点点的 荒芜

没有色彩 没有温度

你要把我所有的 倒错的美梦

倾倒 倾倒一片泛滥的温柔

我要死在 死在这醉死人的罂粟烟气



#莞尔
如果世界上的女子都像你
你是季风梅雨  是湿季里杳无声息的艳阳
如果世界上的女子都像你
你是天涯海角  是昏垂白昼里泅渡的行星
我要给你写一封离别的信  却没有合适的邮票
带走一个模糊的吻  替我吻别这朝夕
没有再一次的绝情  纯洁过香水百合
没有再一次的死别  值得我一笑带过

#化瞳

我能看见的 那不是你的眼
傍晚七点我等你時 
请允许我点燃一颗辛辣的雪茄
海和灯火中的尖塔 
吞吐唇齿间的是二月的星辰 
你大概是夜晚的光  自顾自燃烧
落寞的烟灰也有香味
你轻易可以把夜幕烫出一个洞
所有的鲜妍都成灰烬
你画在墙上的剪影也会剥落
当你亲吻我  你会不会含上一杯樱桃利口
你会不会用死去的甜美  予我吻痕
你再也不肯擦上一点点口红
在今夜的逗留和来世的擦肩之中
隔着我一生的温柔
我知道  你会爱我
用你醺醉的瞳孔表达
从凛冬的北纬四十生长出热带雨林
从今晚朦胧的地平线升起的
你流血的瞳孔
一轮红色的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