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月飛白

🙆欢迎加入朝馹社不良生徒会🙌
♤♧♡◇☆◇♡♧♤
【#脑洞仓库 &骚诗一堆堆

永远也憋不出来的小说&语文周记存档】

《西街塔梦貘》

ps :一个可爱的小故事,少年和神明跨越千年的灵魂羁绊。❤❤❤

【其实说有bl 暧昧向我也不会拒绝哦(つд⊂)】

(之前发的比较短小,这次第一二章合体,正式进入正文模式,以后会定期连载,不会弃坑。蟹蟹读友们多多指点❤)

第一章

1

这是哪里?

弥生轻轻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一大片蔓延天际的朦胧金浪涌入视线。他正坐在一辆二八自行车的车梁上,后背密切而随意的倚靠在一个哄热温暖的胸膛上,他小小的身躯恰好庇护在这宽阔的臂弯之间,鼻尖萦绕着丝缕阳刚的汗湿味和淡淡的烟草香气。   

麦地里辐射出暖阳般的温度, 暴晒在阳光下的谷物蒸腾出浓厚的粮食的馥郁,干燥柴草的木质气息混合着烟熏的腊味, 熔化的秋日香氛流淌在小馒头似的谷堆之间,轻轻的,拂过弥生的鬓角与脸颊。田埂旁的狗尾草钻进他的裤脚,轻柔地搔着他脚心,痒痒的。他轻轻闭上双眼,他听得见倦鸟挂罥在梢头枝桠的鸣啼,他能抚摸空气里膨胀着的晚秋的慵懒。

真舒服啊。

弥生把头往那温暖的胸口蹭了蹭,隔着干净的衬衫他把耳朵贴近,细数耳边一下一下令人心安的心跳声。像一条雨夜里归港的小舟,他终于不再漂泊。

朦胧的潜意识里,弥生感觉自己已经醒了。

他抬起头,看到了老家家门口的那片几十年的桃林。已经多少年过去了,他几乎忘记了几时曾见过那季春桃园彤云烂熳的景象了。

他的头还枕那个温暖的胸口,只是更有一种温软的气质。紧贴着女人的胸脯让他感觉自己像是一个尚在襁褓的婴儿,再或许还能溯回到子宫中的胚胎。

这场景太熟悉了,可是他怎么也想不起来,某些风影无踪的,虚幻的回忆。起风了,女人摩挲着他耳鬓后的碎发,一瞬间,桃花洋洋荡荡纷然而下,眼前是一大片失焦的粉红色的幻影。

“岁岁种桃花,开在断肠时。”女人微微颤抖着的声线似是呢喃,滴答滴答的流下泪串子,一滴不差的落到他脸上,顺着脸颊蜿蜒而下流进脖颈。他想回眼看看那泪眼潸然的女子,看看她那瘦弱的双肩像是霜打的蒲柳瑟瑟着,还想开口说句安慰人的话。那冰凉的泪水滑进了他的眼睑,倒像是他在哭泣。

“ 春风助肠断,吹落白衣裳。”脑海里有个声音轻声吟咏。刹那间,女人抚在他额头的手倏地垂了下去。

恍惚间,他看到满树的桃花霎时红销,脑海里是一片惨白。下雪了。

四野阒然。

弥生艰难的撑起身子,用冻僵的手抹了一把脸上湿嗒嗒的雪泥。他刚刚摔了一跤,脸朝下结结实实的磕在冰面上,啃了满嘴的土腥子。咬咬牙忍着疼,弥生勉强直起腿继续往前蹭动着步子。他不知何时自己晃悠在了这片结冰的河堤上,只晓得那大口大口往他喉咙里钻的凉气割得他肺腑欲裂,他提醒自己还活着。漫无目的的游荡了一会儿,他听见远远的地方传来凄厉的哭声。弥生用手指抠着河堤上松滑的泥土往上爬,他看见路边的荒地里撒了一溜雪白的纸片儿,他抓起一片看,是冥币。
   
它们安安静静的躺在细碎的砾石间,风擦着雪面裹挟而去,单薄的阴纸被风撩动一阵飘零,灰白的颜色融化在雪里已经看不清模样了,但在弥生的眼里却刺眼得像一道淋漓的血脚印,长到他看不见尽头。

哭声更近了,风在耳边呜咽。他踩着纸钱儿一路走下去,看到了那湖边古塔下高高兀立着的引魂幡,素白的麻布绦无声地在半空鱼游,一群披麻戴孝的男女围聚在一座黑色的棺木旁。

弥生的心狠狠地绞作一团,闷痛噎得他说不出话来。下意识地他使劲往前跑,钻进人群里,他看到了躺在棺木里的人。

她静静熟睡的脸庞还是那么生动,刚刚才哭过的双眼仿佛还残留着干涸的泪痕,他还记得他们在桃花树下她把他抱在怀里的温度,他还记得她伸出手指捋他额前的头发,她温热的眼泪打湿了他的眼眶。他去抓她的手,紧紧攥着那只冰凉僵硬的手,终于,他颤抖着哭了出来。

人已经冷了,再也没能暖回来。

雪下得愈发大了,满园的桃花都谢了。落雪覆盖在女人的殓衣上,永远冰冻了那一季落满衣襟的残花。

饶是春风二度,桃花也没有开放,再也没有。

“妈妈妈妈,你别走,别走,呜呜呜呜呜呜……”

弥生终于受不了,他睁开眼睛,从被窝里挣扎出来。天还没大亮,但这种时候装睡也没有用了,他不是抱怨他那个聒噪的弟弟,小孩子的脾气总是晴一阵雨一阵,哭闹的时候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忍着。他是在想昨晚那个复杂而沉重的梦,它阴魂不散地纠缠着他,隔三差五就会在他的梦境里重演。他实在是太累了,整宿他都紧紧绷着神经,他知道,今天他得去看看她。

等弥生穿好衣服准备出门的时候,他发现门口鞋柜上放的皮鞋已经不见了。一楼的厨房里已经叮叮咚咚的响了起来,想来安阿姨已经在做早餐了。尽管安阿姨来到这个家里已经3年了,他心里多少还有些膈应,他实在不想“麻烦”她为自己忙前忙后地操心。在他被安阿姨揪住留家吃饭之前,弥生只想像一阵风一样从门缝里溜出去,捎带着连一丝影子都不留。

就跟他那个忙得影子都不沾地的爹似的, 弥生想,最好是活的像个隐形人。

弥生把书包往肩上一甩,轻手轻脚地打开房门,从鞋柜上摸起一个打火机塞进口袋,悄悄地闪身出门了。

一路飞也似的奔了下来,弥生见黄家二姨已经在门口等他了。她是从乡下赶来的,但估计也没到多久,她怀里抱着的竹屉还冒着湿润的蒸汽。二姨看见弥生走向她,笑骂着搡了他一下:“臭小子,让你来我家吃顿饭真真是不容易,得了,这回我给你送来。”弥生讪讪地笑了笑,打开了二姨递给他的竹屉:有枣花馍、银丝花卷、珍珠馒头,香气扑面,热气腾腾的。二姨轻轻叹了口气:“我做的都是小妹爱吃的,你给她送过去吧,算我一份心意。”说着她掀开下面的屉布,地下还放着几个粉红色的梅花团糕,“小时候你老是嚷嚷着要吃这个,长大了却……”良久,弥生盯着那几个团子,苦笑着说:“二姨,我现在不爱吃这个了,都不是以前那个味道了。”二姨没再难为他,拍了拍身上的围裙,指着那竹屉说:“那你算是沾不上口福了,我记得小妹最爱吃的就这梅花团糕了,你,你一并都给她带去吧。”二姨使劲地吸了下鼻子,粗鲁地抹了抹脸,别过头去没有看他,“晚上看看她去吧,一年了,她肯定想你了。”于是,二姨转身把一个大塑料包塞进他手里,头也没回地快步走远了。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