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圖

🙆欢迎加入朝馹社不良生徒会🙌
♤♧♡◇☆◇♡♧♤
【#脑洞仓库 &骚诗一堆堆

永远也憋不出来的小说&语文周记存档】

《西街塔梦貘》

这是哪里?

弥生轻轻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一大片蔓延天际的朦胧金浪涌入视线。他正坐在一辆二八自行车的车梁上,后背密切而随意的倚靠在一个哄热温暖的胸膛上,他小小的身躯恰好庇护在这宽阔的臂弯之间,鼻尖萦绕着丝缕阳刚的汗湿味和淡淡的烟草香气。   

 麦地里辐射出暖阳般的温度, 暴晒在阳光下的谷物蒸腾出浓厚的粮食的馥郁,干燥柴草的木质气息混合着烟熏的腊味, 熔化的秋日香氛流淌在小馒头似的谷堆之间,轻轻的,拂过弥生的鬓角与脸颊。田埂旁的狗尾草钻进他的裤脚,轻柔地搔着他脚心,痒痒的。他轻轻闭上双眼,他听得见倦鸟挂罥在梢头枝桠的鸣啼,他能抚摸空气里膨胀着的晚秋的慵懒。

真舒服啊。

弥生把头往那温暖的胸口蹭了蹭,隔着干净的衬衫他把耳朵贴近,细数耳边一下一下令人心安的心跳声。像一条雨夜里归港的小舟,他终于不再漂泊。

朦胧的潜意识里,他感觉自己已经醒了。

他抬起头,看到了老家家门口的那片几十年的桃林。已经多少年过去了,他几乎忘记了几时曾见过那季春桃园彤云烂熳的景象了。

他的头还枕那个温暖的胸口,只是更有一种温软的气质。紧贴着女人的胸脯让他感觉自己像是一个尚在襁褓的婴儿,再或许还能溯回到子宫中的胚胎。

这场景太熟悉了,可是他怎么也想不起来,某些风影无踪的,虚幻的回忆。起风了,女人摩挲着他耳鬓后的碎发,一瞬间,桃花洋洋荡荡纷然而下,眼前是一大片失焦的粉红色的幻影。

“岁岁种桃花,开在断肠时。”女人微微颤抖着的声线似是呢喃,滴答滴答的流下泪串子,一滴不差的落到他脸上,顺着脸颊蜿蜒而下流进脖颈。他想回眼看看那泪眼潸然的女子,看看她那瘦弱的双肩像是霜打的蒲柳瑟瑟着,还想开口说句安慰人的话。那冰凉的泪水滑进了他的眼睑,倒像是他在哭泣。


(题目已更改)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