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圖

🙆欢迎加入朝馹社不良生徒会🙌
♤♧♡◇☆◇♡♧♤
【#脑洞仓库 &骚诗一堆堆

永远也憋不出来的小说&语文周记存档】

《梦巴黎》

●chapter2

10分钟后,我们到达了巴黎海岸机场,我看了看手表,正好7点。

我是杜乐丽·斐文斯,是国际时间局伦敦分部的一名时间管理员,奔波于世界各地解决因时间紊乱而引起的乱象。出于职业习惯,我总是会时不时地订正当地的时间。果然,这里出现了让我很不爽的现象,机场大厅里矗立的巨大石英钟楼,显示的时间是7:01。

实际上,出现一两分钟的误差并不是什么值得耿耿于怀的大事,也许我该去机场行政处找个钟表匠来调整一下,否则不知道有多少倒霉的客人会因为多喝了一口热可可而赶不上飞机。我就这么在高大而空旷的候机厅里兜兜转转,四处查看,高跟鞋敲在光滑大理石地砖上的声音很清脆,这是一种类似石英钟里齿轮咬合转动的声音,我喜欢这种精密严谨的感觉,然而我每天在做的却是不得不去解决一些不正常的,脱轨的事情。今天的巴黎空港里格外人影寥寥,也许是我脚步的回音太过清晰,也许是要怪罪今天这糟糕的阴雨天。我并没有注意到我面前的这个等待了许久的男人。

他一定是等了很久了。他一袭标准的黑色套装,手边挎着的长柄伞上不再有滑落的水滴,风衣的襟领干燥而整洁。遭遇巴黎海岸冷湿而急促的阵雨,全然没有风尘仆仆的样子。我匆匆向他走去,他抬起头来看向我。

“您好,我是杜乐丽·斐文斯,伦敦分部的管理员,很荣幸见到您。”我热切地伸出手,想向这位初次见面的总部同僚表达善意的感谢。

“你好,很高兴见到你,杜乐丽小姐,我是路易·谢瓦利埃,”男人左眼带着一片模糊的玳瑁单片镜,似乎度数很高,璀璨的湛蓝色的瞳孔藏在镜片后,氤氲成了一种凌厉的锋芒。他瞥见我这热情的邀请,显然是感到了冒犯,痴痴没有应付的意思。他撒谎道:“抱歉,我刚刚冒雨而来,着实不方便……”他不着痕迹地把手避开了我,从口袋里拿出一副小羊皮手套戴上。 我伸出的左手尴尬的停在半空,随即用力在裙子上拍了拍,勉力挤出一个优雅又不是礼貌的微笑。

天啊,这简直太丢脸了。我没出息地想到。

他带我走进一条回廊,灯光昏黄,自顾自的在前面喋喋不休。我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只知道脚下厚厚的毛毯把这小小空间里四处逃窜的声音层层禁锢,要把人生生憋到窒息。我的脸想必还是通红的,每走一步,我就要在肚子狠狠地腹诽这个男人----寡淡,公事公办,没人情味,大约是那种很不好相与的大魔王类型。

“我代表巴黎方面奉命来引导您来完成贵部的任务,首先……”又是这种紧巴巴的官方门面话,真叫人讨厌。

“……”

“……”

“杜乐丽小姐,您在听么?”他那没滋没味的声音在我耳边想起,我很应景地吓出了一身冷汗。

“啊,抱歉,您请讲……”

颇为意外地,谢瓦利埃先生对我笑了笑,他的蓝眼睛在黄醺醺的灯光下很漂亮“亲爱的不列颠小姐,请允许我冒昧的邀请您来红磨坊喝上一杯”,他身上那种专属于巴黎人的、声色的魅力开始回温,“您必须要尝一尝这里的普鲁士樱桃酒,这是法兰西淑女的最爱。”

#tbc.

评论

热度(1)